酒泉信息网
科技
当前位置:首页 > 科技

韩寒再次更博反击人造说逐条反驳麦田质疑

发布时间:2019-10-09 18:50:49 编辑:笔名

韩寒再次更博反击人造说 逐条反驳麦田质疑

“人造韩寒”事件昨日又有最新进展。当事方之一麦田(微博)18日凌晨继续发表博文表示不同意韩寒不能被质疑,并继续提出证据。另外,方舟子也加入了进来,大部分友仍然力挺韩寒,不过,也有人指韩寒其中一篇文章就是由他的同事、已停刊的《独唱团》主编马一木所代笔,而马一木在接受本报独家采访时称“绝对没有”,还说大家更喜欢看热闹,因此建议大家回到作品本身。而韩寒本人在昨天下午再次发文表示自己有职业道德的洁癖,“没人可以拿走2000万加2000万”,并感谢那些“讨厌我并一直在寻找漏洞的人”。 文/本报 曾俊

质疑升级

麦田继续追问三大疑点

昨日凌晨,面对一众人等的回应,麦田在其博客上继续发表文章《三重疑——兼答韩仁均、韩寒、路金波诸君,喔,还有范冰冰》,称不能接受有人给他扣的“阴谋论”帽子,文章主要提出了三大质疑:

李其纲是否事先认识韩仁均?

之前,麦田表示,韩寒在新概念作文大赛中的作文《杯中窥人》的出题者李其纲和韩寒的父亲韩仁均(微博)事先就认识,而韩寒的回应并未提及这一点,因此,麦田在文章中说:现场写作的《杯中窥人》,韩寒为何用拉丁文“Corpusdelieti”?我们知道韩寒没有系统学习拉丁文,那为什么韩寒独独记得这个单词?目前韩寒没有回答。

李其纲委托《萌芽》杂志微博,否认认识韩仁均。在麦田看来,这只是当事一方发言,还需要第三方进行核实。

如何能在比赛期间关注时政、发表时政博客?

1月16日,韩寒对此的回应是:比赛日并不总是那么忙,自己体力好、精力好、写得快。但麦田认为韩寒回避了他的重心:这个问题不在于能否立刻写出几千字,而是在比赛期极度关注络时事,广泛浏览资料,快速反应。这是一种宅男生活方式,而不是比赛竞技状态。两种状态“在比赛周怎么能被统一?”比如6月9日发布绿坝,6月11日韩寒文章就出来了。

韩寒说不出“三重门”的出处,其父为何知道?

在韩寒处女作《三重门》出版后不久,央视《对话》栏目邀请他做了一个访谈。第23分钟,主持人问韩寒:“小说的名字《三重门》是什么意思?”韩寒愣了一下,回答“我也不知道”,“我忘了”。

但这个问题,韩寒的父亲、作家韩仁均却知道答案。他在《儿子韩寒》中写道:“‘三重门’出自《礼记·中庸》——王天下有三重焉:礼仪、制度、考文。”

麦田认为,韩寒竟然忘记处女作名字的出处,而韩仁均却在十年后清楚地记得,这是为什么?

方舟子也来“凑热闹”:

韩寒一边悬赏一边删博没诚意

昨天上午,以打假着称的方舟子(微博)也加入了该事件,他在微博中称韩寒一边删除证据,一边说有悬赏,“没诚意。”他说:“麦田质疑韩寒的文章提到韩寒在2007年4月在博客上发表的文章《中年才子卡门》承认有朋友知道其博客密码、为他修改文章,我好奇地想看看这篇文章,结果却没在韩寒博客上找到,因为韩寒把从2006年12月13日到2007年9月18日长达9个多月的博客文章全删了。”

不久,有友调侃称方舟子是为了2000万来“宣战”,方舟子称自己只是有兴趣而已。

更有意思的是,随后一个署名为“南云楼”的加“V”微博友疑似找出了韩寒找人代笔的证据。在2007年4月10日针对郑钧的一篇文章《卡门的自我修正主义》中,韩寒称自己曾把博客密码告诉给他人,叫对方代发文章,并修改了几个字。该友说:“打给‘朋友’修改文章,当然难以精确控制字数,但如果只是说了大意,再叫‘朋友’打字,恐怕就难逃‘代笔’嫌疑。”

最新解释

昨天下午4时59分,韩寒在自己的博客中以《正常文章一篇》为题,就该事做出解释,称麦田的所作所为已经超过了所谓的质疑,“我相信不光没有人可以拿走2000万加2000万,恐怕你会破财,到时候你所被罚的钱我会购买各类数码产品,给我的读者发放福利。”对于方舟子和麦田的种种质疑,他也一一澄清。

关于删博

对于方舟子所说的“删除证据”,韩寒称,2008年3月,他的杂文集《杂的文》出版,里面文章大部分都摘录自以前的博客。他保留了以前的文章一段时间,以方便不想买书的读者阅读,然后在2008年5月左右,他删除了所有以前的文章,因为要照顾到出版社和自己的利益,“一个作者拥有删除和修改他自己文章的权力,尤其在一个提供给大家免费阅读的平台上。况且那是2008年的事情。方舟子先生用了‘一边……一边……’这个句式,诱导读者以为我好像在昨天删除了以前的文章,要么不够严谨,要么别有用心。”

关于父亲和李其纲是否认识

韩寒说父亲和李其纲先生直到现在都不认识。“同一个学校毕业的就一定是挚友吗?况且我父亲几乎没有在学校读书就回家养病了,连大学同学都几乎没有。”而李其纲本人前天亦透过《萌芽》官方微博称:韩仁均是1977级的,且上学一个月就病退了,而他是1978级的,所以不是同学也不认识。同时,李其纲也说自己当年是最后一分钟才得知评委授权他给韩寒出题,并没有事先通气一说。

关于赛车期间同时发博

对于麦田质疑韩寒没有精力在比赛期间发表时政博客,韩寒则言辞激烈,说:“不是每个人都像你一样精力不济扛不到一点钟的。”为此,他还链接了几篇文章,以说明麦田在捏造事实和篡改数据。

关于不知道“三重门”的出处

对于自己说不出首部作品《三重门》名字的出处,韩寒称,那次在采访中,“我不想回答,不想搭理那帮笨蛋。”他还透露,《三重门》在创作过程中,周围的同学们都知道是什么情况,他也几乎是写一页给要好的同学们传看一页的,尤其是其同桌陆乐,是从第一页看着他写到最后一页的。另外,他说《三重门》是装逼的书,自己后来也改变了掉书袋的方式,阅读也从古代经典偏向资讯和科技类书籍。

关于博客密码

还有友指出韩寒确实有找朋友帮忙发博客的事,韩寒称,“我的太太,新浪的,我的一两位好友都有我的密码。”而修改只是包括“的、地、得”在内的一些错别字而已。

关于团队代笔

谈到团队代笔的问题,韩寒再次称:“写文章这事情只能一个人来,团队只可能降低质量,而且不可能不暴露。我十多年来文章的一贯品质和特点,包括我渐渐的一些改变,我的读者最了然于心。坚持认为我有枪手的,要么不懂得什么叫写作,要么就是不懂得什么叫阅读,或者就是起哄和落井下石。”

被指曾为韩寒代笔

马一木称“绝对不可能”

一位出版界资深人士称,韩寒的同事、已停刊的《独唱团》主编马一木曾为韩寒代过笔,文章就是2011年6月30日发表的《没希望的工程》。随后,本报立即连线了马一木,他的第一反应是:“这是绝对没有的事。”他还表示,目前大家更喜欢看热闹,喜欢和熟悉韩寒的人都会认真看作品,而韩寒的文风是无法生拉硬造的,“事实很清楚,韩寒是独一无二的。可以人造凤姐,无法人造韩寒。”

马一木和韩寒一起工作两年多,他称韩寒确实有过人之处。对于“人造风波”,他说,麦田有质疑的权利,只要是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,不涉及污蔑就可以。韩寒说“只要谁找出代笔一行字就悬赏2000万元”是否过于极端?马一木称,这确实触及了韩寒的底线和安身立命的根本,大家可以理解为他的真性情,也可以认为只是一个游戏而已,还可以理解为他珍惜文字,“但假如这事发生在我身上,我就不会回应了。”

马一木也说,事情确实有点弄大了,有点收不住了,但他还未就此和韩寒沟通过。对于范冰冰力撑,他说,可能是由于她和韩寒都有过类似被质疑的经历,“这是对才情的种种侮辱。”

马一木并不认为这涉及到了韩寒作为青年偶像的倒塌或沉沦,“还没那么严重”。
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路线图
西安华都妇产医院预约急诊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需多费用
西安华都妇产医院急诊预约
广州好运不孕不育医院是正规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