酒泉信息网
体育
当前位置:首页 > 体育

过 年

发布时间:2019-10-12 18:06:04 编辑:笔名

摘要:他却说道:嗨呀,你想哪去了,我就想送你们些面,让你们勉强过个年。 我们如释重负。妻子说:他大爷呀,谢了,可你也不容易啊,我们哪能添你的熬啊。我点点头:是是是地应着。

大年三十这天,我们一家聚在屋里,木板门也挡不住风雪肆意地灌。

这时候门外响起了噗呲噗呲的脚步声,让我浑身发颤。

啪啪啪,一阵敲门声。有人在吗?是陌生的声音。我顿觉不对劲,忙兢兢战战的问,谁啊?

我,大队的党支书。来人又是啪啪啪的拍门,快开开门。

哦,来啦来啦。我有气无力的站起来开门。党支书夹着一股冷风刮了进来。我们如临大敌。支书啊,你来有什么指示呀?

我问你啊,你是不是还有几个义务工?

我想了想,说,好像还有吧,我也不记得了,怎么啦?

我问过你们队长了,说你还有两个义工,那好吧,今天你就去打担柴送给烈属李爹头吧,这大过年的,就算你两个义工日吧。你要完成任务啊,回头我让你们队长检查的。支书说完,拍拍身上的雪转身走了。

我们面面相觑,没想到的是这回不是让我去丢人现眼。

妻还是满脸的哀伤。

我说,你在家好好看着孩子,我打柴去了。

妻说,要不我们把自家的柴给他送去吧?

那怎么可以啊?这天又是雨又是雪的,我们哪有多余的干柴啊,孩子们不能吃生饭啊。

那我给你烙个面饼吧。

算了,别挪用了孩子们的年夜饭。我就喝一碗稀面汤吧。

那怎么行啊,外面是雨夹雪啊,你不要命啦?

不打紧的,我赶紧的吧,完成不了任务就罪上加罪了。

等等,我暖暖汤。妻子还在挽留。可是想起仨孩子,我还是赶紧走了,就怕万一这事弄砸了,会招来更大的苦头呢。

我踏着厚厚的积雪,朝村后的山岗走去。

山上皑皑白雪,光秃秃的树叉突兀地杵着,然我冻僵的手无法使出力气,砍断一根树叉都让我气喘吁吁。天色已黑,我疲惫而归。

半道上,妻子截住了我,我早想找你去了,可这山高路远林也宽的,我哪找你去啊。

你找我干嘛呀,在家好好看孩子啊。你来了,孩子谁照看啊?

关家里了。妻子说得像是无所谓,可我读出那是满满的无奈。

一担柴难不倒我的,这冰天雪地的,你又何必出来遭这份罪啊。

是这样的,你走后不久,李爹头找上门来了。

他上门来干什么啊?是不是要求增柴的分量呀?说完我咳了咳。

妻子先把担子从我肩上接过去,说,不是不是不是的,他说让你今天别上山打柴了,在家好好过大年呢。

那怎么行啊,让别人发觉了,我们家不就罪上加罪了嘛。防人之心不可无啊。

他说了,只要他说你送过柴了,这天知地知他知我们知的,谁又发觉得了呀。

我们哪敢呀,还是老老实实地吧,他的好心我们心领了。

你就别太拒接他了,我看他真是好人呢。像他这样的人,绝不会背后使诈的。

我也想相信啊,可是我现在能相信谁去啊?我们不就因为太相信朋友而被下放这的吗?

我们边走边聊。柴担在两人的肩膀间来回移位。

到了李爹头家。他再三挽留我们吃顿饭。

我说,谢你好意了,孩子还在家里等着呢。

哎呀,这多不好意思哟,这大过年的,谁让你们打什么柴啊,真没人性。

他的这话让我心惊肉跳,要是让别人听了去,对我无异于世界末日啊。我赶紧截道,别说了,求求你别说了。我们边说边赶紧往外退,我想我们惹不起但躲得起,没曾想他死死拽住我。我哀求着,放了我们吧,我们可什么也没说啊。

他却说道,嗨呀,你想哪去了,我就想送你们些面,让你们勉强过个年。

我们如释重负。妻子说,他大爷呀,谢了,可你也不容易啊,我们哪能添你的熬啊。我点点头,是是是地应着。

他说,哎呀,我个孤寡老头,有困难他们会解决的。

可是我们就怕殃及到你呀。

他落地有声,怕什么?你们怎么啦?我觉得你们比某些人还好呢。真不知他们怎么想的。

他就硬塞我们一小把面。我和妻接得诚惶诚恐。

没进家门。远远地就看到门口又新帖了告示了。凑前一看,说是明天早上开我的批斗会。这无休止的批斗会,被打成右派的我,只能心惊胆寒地接受。

掀开被窝,几个孩子抱作一团。

我赶紧把怀里的面放锅里,就想让孩子能喝碗稀面汤,饱着肚子过这个1972年的除夕夜。

共 1484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在上世纪那个特殊的年代,有些知识分子从农村被下放到农村,除了经常挨批斗以外,还要操作繁重的劳动。在除夕即将到来之时,被指派给孤寡老头李老爹砍柴。他冒着风雪挑柴归来,李老爹给他一把面,竟然不敢要。在那个年代,人与人之间失去了最起码的信任,但是,人的良知就如风雪后的严冬,总要滋长的。感谢老师带来的精彩,欣赏佳作,推荐赏阅!【编辑:老土】

1 楼 文友: 2018-02-20 1 :28: 8 问好老师,祝您写作愉快! 老土祝您写作愉快!

回复1 楼 文友: 2018-02-20 21:09:55 谢谢指教!远握问好!!!!

南京圣贝中西医结合门诊在线咨询
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咨询电话是多少
南京新协和医院
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咨询电话多少
南京新协和医院怎么样